主页 > 图集焦点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2020-06-15277人浏览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虽然绝大多数的社会科学研究都表明,说服人们改变态度或想法极其困难,但史丹佛大学的大卫‧布鲁克曼(David Broockman)和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约书亚‧卡拉(Joshua Kalla)于2016年的研究发现,只要用最原始的策略就能有效地转变歧视者的顽固态度:坦诚且非对抗性的简短对谈。

  在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找来自愿担任说客的志愿者,造访居住在南佛罗里达州社区、握有选票的五百多位民众,他们希望藉由「登门拉票」这种老方法引导民众重新评估自己的偏见,并转变对设立保护跨性别者法律的态度。游说者当中有些人是跨性别者,有些人则不是。研究人员要求他们利用十分钟时间与对方进行一场非对抗性的谈话,多理解对方想法和疑虑而非一味地反驳他们。

  实验结果证明该方法确实奏效,它不仅减缓了受访者的反跨性别者态度,而且还能维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让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和影响。这些民众原本大多是反对欧巴马设立跨性别厕所政策的群众,但经过这次短暂地谈话后,研究人员持续追蹤三个月发现,许多原本的反对者开始转而支持设立保护跨性别者的法律。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在典型的登门拉票中,通常是拜访者敲门打招呼后,接着说出一连串统计数据和事实来反驳或说服受访者投下正确的选票。但这类互动往往不是立刻被遗忘,就是造成对方反感或愤怒等反效果。而布鲁克曼和卡拉有别以往的对话模式,为拉票研究提供了良好成功的範例,并同样适用在其他种类的偏见和歧视,例如在美国更加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

  但研究人员也警告说,消停人们歧视的过程需要时间,以及最重要的是具备「同理心」。然而,这与现今的网路文化完全相反:人们经常嘲讽别人歧视,并当众羞辱和打脸他们。虽然这看似是打击偏见的绝佳理由,但这种做法却毫无效果,更让他们变得更加防卫自我和敌视态度。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说别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或仇外心态没有任何帮助。这是一种具威胁性的讯息,而我们从社会心理学中理解的事实是『当人们感受到威胁时,他们更不会改变也不愿意倾听』。」史丹佛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回答现实问题中心」(SPARQ)主任阿拉纳‧康纳(Alana Conner)如此说。

  康纳表示这不代表人们不该与歧视者谈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同性恋或其他各种型态的仇恨。而是这些谈话必须更加地巧妙,将对方置于更能接受的立场以理解他们心中的问题,也许是家庭背景、文化因素、愤怒或恐惧心态。

为什幺说别人「歧视」不是停止歧视的好方法

  举例来说,研究过程所拍摄的真实对谈,年轻游说者维吉妮雅拜访了一位从南美移民至美国的老先生古斯塔沃。在谈话开始时,维吉妮雅先询问古斯塔沃是否有可能支持保护跨性别者权利的法案;古斯塔沃则清楚表明自己并不支持,因为他担心有心人士会利用法律漏洞跑到女厕。

  维吉妮雅接着问他为什幺这样觉得。「我来自南美洲,在我的家乡那里并不喜欢同性恋。」古斯塔沃回答。维吉妮雅并没有立即否定他的观点,反而用友善的态度回答:「我是一名同性恋者。」古斯塔沃没有畏缩,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趣。

  两人继续谈论自己多爱他们的另一半,以及这些爱是如何帮助他们度过逆境。古斯塔沃还告诉维吉妮雅自己的妻子是残疾人士,接着说:「上帝让我有能力去爱一个身体残疾的人。」照顾妻子的经历让他认识到爱为何重要。

  维吉妮雅则回应:「你的故事让我感触良多。因为对我以及其他跨性别者来说,这些法律就是关于我们该如何善待其他人。」由于维吉妮雅的回答,让古斯塔沃处在了自己更能接受的立场,接着说:「听着,我想我犯了大错。」而当维吉妮雅再次问他是否会投票赞成设立「禁止跨性别歧视」法案时,古斯塔沃爽快地回答:「我支持。」

  这则实际案例证明了研究人员的论点:人们不想立即被否定,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观点和疑虑,即使你认为它是错误,甚至是恶劣的想法;他们也会想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因此当有人愿意倾听时,他们就更容易腾出心理空间来理解别人的困难。当然,这不会只是一次谈话就能解决,也许还需要透过多次谈话和时间累积。虽然这并不容易,但如果想停止他们根深蒂固的歧视和偏见态度,它可能是唯一的方法。